国内首部VR互动电影?《灵魂寄生》开机

  我曾经和某头显厂商闲聊未来会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平台时,对方问了我一个问题:现阶段有没有哪个VR内容商在制作交互电影?当时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并没有。

  然而时间过去仅仅一个月,我们就受邀参加了某工作室的“交互电影”开机仪式。工作室名字叫“山羊皮”,很容易让人想起摇滚音乐界历史悠久大名鼎鼎的“Suede”乐队(意为山羊皮乐队)。

  在北六环外一个本地的摄影棚里,我见到了山羊皮工作室的创始人隗合磊,这个姓氏很少见,我一开始念成了“huai”。在我看来,这位创始人比较羞涩,在受邀参加的整个开机仪式过程中,我甚至无缘单独为他拍一张个人照片。

  

  左一为山羊皮工作室的隗合磊,右侧为剧组女演员

  自始至终我都很好奇“交互电影”将会如何制作。这个概念,国内的VR影视制作公司并非没有提过,但在这些公司中,尚未见到任何一个已经被提出要开机拍摄的剧本。

  6月25日上午10:18,据说是开机仪式的“黄道吉日”,按照圈内惯例,剧组主要成员在影棚外的空地上搭台开始了开机仪式。经过上香祈愿、剧组成员轮流发言的一系列环节,开机仪式顺利结束。

  

  途中,隗合磊拿着一份长长的手稿,做了一番“感言”,用他的话说,日以继夜的筹备工作太忙了,以致于想要说的内容没时间脱稿来讲。

  开机仪式过后,我与隗合磊简单切磋了一下这部“VR交互电影”。

  隗合磊认为,国内现在大多数VR影视继承了院线电影的概念,试图通过“剧情+VR”的组合,打造新的VR影视内容,这是很自然的现象。然而VR的本质是交互,进入一个可以进行自由交互的虚拟空间,才能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虚拟现实,否则就只是“虚拟”,而基础的虚拟体验事实上在3D时代就已经做到了。交互电影的概念有点类似。

  传统电影,尽管有着各式各样的剪辑手法,但本质上仍然是按照时间线索讲故事。而长久以来,影视圈事实上一直在探索平行交互的影视剧拍摄方法,也曾有过一些尝试。电影中所谓的交互,就是比如在剧情的A段,会有2个观众可选的发展方向,一部分观众选了A1方向,另一部分观众选了A2方向,那么在2个剧情发展的方向上,不同观众在同一时间观看到的情节是完全不同甚至是相逆的。这是交互实现后,最简单的一种结构。

  随着剧情的不断演变,同一部交互电影可能拥有多个结局。这需要大量的影视素材制作,但这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根本的问题是,电影本身无论在胶片时代还是数字时代,是无法实现交互的,这是电影片源的物理属性决定的。如果要突破这种物理属性带来的限制,那么势必要加入其他的工具,通过程序来为观众提供多分支剧情的可选性。在这样一种结构下,交互电影中的影视内容可能会变成一个元素,而不是影视内容的本体。

  “现在你所知道的数字电影是一份拷贝,里面装的是数字化片源,简单点说它仍然是某种格式的视频内容。未来的交互电影可能仍然是一份拷贝,但里面已经不仅仅是视频内容,而更像是一个‘程序’。”隗合磊说。

  那么交互电影和游戏有什么区别?

  隗合磊认为要解释这个问题,其实可以套用游戏和电影的区别。区别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交互电影,本质上仍然是一种电影,并未改变自身的内容属性,只是改变了故事走势和观影方式。游戏通常有更丰富的交互性,但结果也是不确定的,100个魔兽世界玩家在同一个游戏世界的同一个时间点上,是100个不同的状态。交互电影的交互,即使提供大量可选的交互分支,最终也是有限范围内的交互,实际上无法做到每个观众可以拥有一个独立的线索,那对于“电影”而言是没有意义的。电影本身永远是为观众提供剧情为主,而不是以交互为主。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