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永锵分享VR内容布局 采取的是合制和自制相结合

蛰伏近两年,古永锵才首次分享了自己长期以来对VR行业的关注与期待。“优酷从2015年上半年就开始布局VR,已经有快两年的积累,一直都憋着不说,就等着我们真的有干货。谁都可以开个发布会说我有什么愿景和生态,我们做的时候最起码要有东西出来拿出来给大家看。”

根据资料显示,优酷VR已经和80%国内优质VR内容制作团队签约,并拥有50多家海外战略合作伙伴。

目前在VR内容上,优酷主要采取的是合制和自制相结合的方式。

其中,综艺VR内容包括《火星情报局》、《极限挑战》、《国民美少女》、《康熙来了》等;音乐VR内容包括尚雯婕最新的MV、TFboys MV、Bigbang MV、陈冠希外星伴侣MV等;此外,还有旅游类VR直播节目,俞敏洪的洪哥梦游记、“挑战不可能”的攀珠峰等。

预计截止到12月底,会有超过10支VR纪录片呈现在观众面前。

发布会上,优酷还推出了与数字王国合作的《麦兜》、与Reload Studios合作的《Raven》与狮门影业合作的《分歧者2》《饥饿游戏3》VR版,和数字王国、易星传媒合作的国内首个VR短片《黑童话》等。

针对海外的合作也是计划之一,除了产出的自制短片外,与六大好莱坞电影公司的联合也在筹备之中,根据发布会的内容来看,优酷表示自己的平台已经包含盖圣丹斯电影节叙事类VR内容的70%。

最为关键的是,优酷针对IOS和Andriod系统的优酷VR APP已经上线,这个软件支持双眼模式用于业内95%的VR眼镜,支持调动手机陀螺仪实现视角转换,还可以推荐浏览页面实时体验,即使是没有VR设备的用户也可以在APP上体验全景内容。根据官方公开的数据,优酷VR拥有近2万个VR视频。

针对VR一体机用户的定制版APP也已经发布。在4月底HTC VIVE的发布会上,优酷针对VIVE定制版的VR APP就是第一个亮相的定制版产品,并获得了HTC的最佳非游戏类应用奖。

没有VR设备的用户,也能够通过优酷在PC端开放的全景频道,用鼠标控制视角的360全景视频进行体验,同样在手机的优酷VR客户端,也将支持全景视频播放。

不爱看VR视频节目也没有关系,剁手党也能够利用VR满足购物的需求。据介绍,优酷的VR计划还将联合阿里巴巴的电商环节,帮助其产业链商合作伙伴培养出3000万的全景VR用户。

针对开发者,优酷还发布了针对软硬件产业链的开放合作计划,包括合+(SDK/API)硬件合作计划、VR设备视频电商营销模式、VR App移植合作计划。

“大玩家的介入才能够真正带动起整个VR内容产业的发展。” 一位VR行业的内容创业者对熊熊表示,尽管VR概念火的不要不要的,但在内容领域的匮乏一直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一个行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VR视频制作公司大概有200多家,但像样的作品只有十几家。

“大部分的内容很粗糙,缺乏大的制作和投入。”上述创业者对熊熊表示,由于VR内容是第一视角、3D、全景、互动、沉浸、参与、个性化的,这和以前的内容生产方式完全不同,对大部分的内容生产者来说还处于学习和探索阶段,试错成本很高。

易凯资本CEO王冉也认为,目前VR产业没有真正热起来的核心原因就在于 “还没有出现足以颠覆行业的产品或者体验”。在他看来,内容是整个行业的催化剂,一个好的内容能够极大激发业界包括资本对整个VR市场的想象。

然而,上述VR内容开发商却对熊熊吐槽,他们从事VR内容开发的两年来,没有拿到过1分钱。“尽管硬件公司都很热情,但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它们对这个行业内容环节的真正投入。”在他看来,VR内容还面临着推广和渠道上的困难。

不过,这种局面正在改变。从优酷到爱奇艺,从乐视到暴风,VR内容开发正在渐入佳境:乐视成立虚拟显示科技公司、爱奇艺发布“真生态”战略,优酷更是将VR内容放到了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上。

的确,VR内容与传统的视频内容不一样,可以说VR内容天然带有“自制基因”。这也意味着,想要解决VR内容面临的问题,就必须要有互联网视频公司牵头去制作、生产,而非硬件。

而最早提出“自制”的优酷是行业中最有U/PGC基因的平台,优酷目前已经拥有超过2200万个自频道。基于此,目前优酷在VR领域已经开展了多个尝试甚至专注于内容制作的自频道主,前不久获得8000多万元融资的精品旅游网站赞那度已经入驻,成为VR自频道代表。

此外,优酷还通过合作的方式挖掘大量VR内容,包括和大疆传媒合作制作的VR航拍节目《最美中国》。今年3月以来,优酷和UCCVR联手举办了全民VR视频大赛,本次活动也展示了此次大赛涌现出的多部优秀的VR内容。

显然,最早提出自制且拥有强大自制能力的优酷在VR内容上的布局显得更专业和得心应手。

投资方面,优酷还宣布和华岩资本达成合作,共同成立优酷全球前沿科技基金,该基金已经完成了多个项目的投资。同时,优酷、数字王国以及黄晓明创立的易星传媒联手将启动“百个VR视频征集计划”和“导演及相关公众的培训计划”,成立基金池,孵化这里产出的优秀VR项目。

在发布会现场,一个VR内容制作团队甚至直接向黄晓明“递名片”。

不过,VR产业未真正火起来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商业变现。VR内容比传统视频制作投入成本高了不知道多少倍,此前兰亭数字拍摄的国内首部VR电影《活到最后》只有12分钟但成本已近百万。VR内容将如何变现?

“用户愿意为好的内容付费,尤其是在VR内容方面,”在古永锵看来,除了用会员付费的方式实现VR变现以外,还可以结合阿里的电商和优酷的“边看边买”视频购物方式,实现更多的VR变现可能。

接下来的时间里,留给优酷VR的想象空间还很大。毕竟,随着诸如谷歌、三星、索尼等巨头的进入,消费级的VR设备做好了准备,而等待引爆市场的VR内容,才刚刚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