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我们一定相识

相思成灰终成土,烬中难散是情殇—–寒石

追溯着红尘的起起落落,沿着当初留下诺言的痕迹,飞过山水茫茫,寻觅孤寂的红妆。干枯的河床留下我疲倦的泪水,却没有因我的痴望再变成桑田,或许蝶影随落花早已成孤冢,胭脂早已化作斑驳的香泥,只有千年单飞的相思在无际荒野空旷着自己来自前世的相许,在每一颗结满红豆的树下舞起属于寂寥的翅膀,拍打着还有梦的远行。

一朝雪,一暮云,催生的白发还是凌乱了青丝。掷一带有风烟的石子投入时光淼淼的清潭,惊散时间烦恼,化解红尘忧愁,也许只有无暇的水纹能带去对远方的遥想。

是莲花盛开的清香徐来,还是菊花凋零的满地堆雪,是光阴的一瞬成了记忆的永诀。在每一个翠满梢头和雨落如注的时候独自回味,回味你未散的情缘。纵然不见你也邀明月为证,请清风为媒,眷守着隔世还在心中的残香和那梦里百转的舞翩翩,是今生的前缘,更是昨世还在的牵手。

弹指间,多少今日成旧梦,烟波起,多少新愁淹尘埃。人世间终是一个情字在无尽的荒芜里徘徊,徘徊着下一个红尘的绚烂,也许已知是梦,却不愿醒来,醒来应是苦味。多少次都希望能恍然梦顿醒,或许早已过百年,已非春花秋梦意栅栏,只因情还在,还在期许梦能像花一样的开。

梨花开,蝶舞飞,如初的世间少了与之相随,抚摸过的脸颊今时多了伤悲,是情怀如水还是情怀殆尽了滋味。多少次梦里相飞,醒来梦不在,枕边除了痛更多了潮湿的泪水。

飞过阡陌沟壑,一面是繁花美景,一面是寂寞叹春晖,中间流淌的是因你才有的隐隐追随,穿万千时空终不悔,只为那前世许下的翩翩飞。还应是断肠白频洲,还应是独倚望江楼,过千帆,寄相思于烟波江水,如今洲也在,楼也未老,江水依然淘淘,可光阴催远了相望的明眸。烟水依然如故的东流,可谁还记得白频洲。

明月悄悄吻水痕,风枕秋波几时春。情怀多半是伴着忧伤,如寒梅落雪,拂了还满,剩的只是不一样的相思意。也许我们已不再属于青春的伙伴,早已是灰尘中芳菲已过的过客,也许漂流就会变成孤独到老,到光阴尽了时才会想起还有未了的心许,还有青春的绿柳江堤,还有系在心底的前世的那只蝴蝶。

羸弱的微光不应属于这春天,但侵入身体的寒风依然不会体恤这寂寞的身形,宛如花落下,笑了谁的唇,伤了谁的心。人世间的五味烟火,动了情怀,却也辜负了多情的影子,世间便多了些沉寂的文字,多了些不同的宿命,也许人间最真便是无情物。
人生如梦,总是在断与不断之间穿行,薄薄的一层雾,隔着韶华隔着时光。

曾几何时梦回前世,牵手共翩翩,明月皎洁,溪水潺潺,于万花丛中有我们一起来过的影子,看花,看你,看一生执手的不分离。相拥相许来世也如此,你月下低眉,娇羞多姿,随花蕊初绽起舞,伴落霞余晖轻吟,——。是我走过了与你相约的世界,还是我错过了花期,一切宛如曾经的梦境,今天却已成真,你早已不在。

日色散开,人声消尽,推开古旧的门窗,画一片隔世离空的湖水,任由心底轻舟泛波于上,可近,可远,可停,可留,心扉在这不再是过客,这里有我前世的蝴蝶。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