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艺术作品《幽灵》售价高达0万美元

在今年夏天的意大利,你可以“面对面地”仰望耶稣。高高耸立的耶稣,他强壮有力的双臂正伸向十字架。闪闪发光的身体偶发地抽搐着,为黑色的背景带来了金色的余烬。

但这不是耶稣的第二次到来,这是来自于德裔丹麦艺术家克里斯丁·莱默茨(Christian Lemmerz)的虚拟现实艺术作品。名为“幽灵”的艺术作品呈现在一个9平方米空房间中。观众需要戴上一台VR头显,然后传送至外太空。在那里,他们将能仰望漂浮着的耶稣。

《幽灵》是林冠艺术基金会于今年夏天在威尼斯展示的虚拟现实作品。就这样,这个画廊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等一道,成为了展示过VR艺术作品的艺术博物馆。

随着世界顶级的策展人逐渐拥抱这种新媒介,收藏者也开始把目光聚焦于这一新兴的艺术作品。

1. 评定价值

你或许无法像画作那样把《幽灵》悬挂在墙壁上,但这绝对是一件待售的艺术作品。莱默茨推出了5个副本,每个售价大约是10万美元。

为虚拟艺术固定价值为买家和卖家带来了新的挑战。画廊通常在定价时都会参考艺术家以前的作品,但由于市场上只有少量的VR艺术作品,所以可供参考的先例不多。

与其他类型的艺术进行比较并不总是有用。莱默茨主要是雕刻家,但我们可以将《幽灵》与他2013年的青铜耶稣雕塑相比较吗?后者是一件物品,而前者是一种体验。尽管艺术家们在雕刻青铜艺术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但虚拟现实是一种游戏玩家比艺术收藏夹更熟悉的全新技术。

Khora Contemporary的桑德拉·奈德维茨盖亚(Sandra Nedvetskaia)表示,市场仍然在调整之中。这家制作公司帮助莱默茨制作了他最新的VR艺术。奈德维茨盖亚说道:“目前,视频艺术作品是唯一的比较物。但(部分收藏夹)把(虚拟现实艺术作品)比作是雕塑,因为,当然,你发现自己正身处于特定艺术家的活动雕塑中间。”

对画廊来说,硬件是另一个新的考量。销售VR艺术作品通常会把头显包含在价格之中。奈德维茨盖亚指出,Khora Contemporary制作的所有作品都配备HTC Vive头显,包含终身服务。 她补充说:“那包括更新,所以这样的艺术品不会变成你不能再体验的录像带。”

以视频为导向的艺术博览会Moving Image的联合创始人爱德华·温克尔曼(Edward Winkleman)表示,但对艺术家而言,VR技术的发展速度成为了一个问题。

温克尔曼说道:“在实践中,是否应该等待热门的新型头显是他们一直面对的问题。如果他们继续等待,他们可以利用新的升级,但他们也有可能错过展示作品的机会。”

2. 一个新兴的市场

Moving Image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穆拉特·奥罗兹别科夫(Murat Orozobekov)表示,年轻艺术家正在尝试虚拟现实,而且并非所有的作品都跟《幽灵》一样携带着六位数的价格标签。

今年展会的著名VR作品包括布伦娜·墨菲(Brenna Murphy)的一件旋转迷幻数字作品,以及《Primal Tourism: Island》。在后一作品中,观众将能步入雅各布·斯廷森(Jakob Kudsk Steensen)所设想的波利尼西亚岛反乌托邦世界。

奥罗兹别科夫说道:“对于一个新兴艺术家的作品,价格范围在2500美元-6500美元之间。”

在市场的另一端,美国艺术家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VR作品目前展示在两个主要的欧洲画廊中:豪瑟与沃斯画廊和哈维尔·哈弗肯斯画廊,售价约为30万美元。这个作品设置在一个可怕的房间里,其中一组女性角色将会互相嘲笑,偶尔也包括观众。

英国伦敦的私人博物馆The Zabludowicz Collection的负责人伊丽莎白·尼尔森(Elizabeth Neilson)表示,价格差异不仅仅是在于艺术家的名声。

尼尔森说道:“(还有)他们使用的技术的开发成本,像瑞秋·罗西(Rachel Rossin)这样的艺术家自己本身就在开发上投入了很多精力,而像约旦·沃尔夫森(Jordan Wolfson)这样的艺术家把技术工作外包给了好莱坞的专业人士。你可以想象,这会十分昂贵。”

3. 盗版的威胁

通过限制副本的数量,艺术作品可以维持在一个相当高的价位。麦卡锡的VR作品只推出了3个副本,而莱默茨只提供了5个副本。

通过故意限制供应,画廊为虚拟现实艺术创造了一个稀缺市场,就如同绘画和雕塑一样。但与其他艺术不同,虚拟现实作品可以无限可复制。在最基本的形式下,它们只是数字文件,任何人都可以通过VR耳头显进行体验。

虽然艺术家可以很容易限制雕塑作品的数量,但难以遏制数字文件的传播,这对音乐和电影行业来说早已是一个老大难问题。根据奈德维茨盖亚的说法,这同时带来了机遇和挑战。

她说:“除了iPhone,5年之内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拥有一套虚拟现实头显。所以不要排除虚拟现实艺术作品的价格可能会定在观众可承受的范围之内的可能性。我们正处于这个新兴市场的最前沿,其可能性是无限的。”

艺术世界尚未完全接受数字艺术。佳士得拍卖行和苏富比拍卖行都没有出售VR作品,但两者都表示出一定的兴趣。

在今年三月,苏富比成为了第一所展示虚拟现实艺术的主要拍卖行。在纽约的总部,苏富比举行了一场以科技为主题的展览会,其中就包括莎拉·罗森伯特(Sarah Rothberg)的VR作品《Memory/Place: My House》。

佳士得拍卖行的市场总监马克·桑德斯(Marc Sands)相信,VR艺术作品开始出现在主要的拍卖场合只是时间问题。桑德斯说:“寄销人和买家对(虚拟现实艺术)的态度基本上是积极的。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VR的‘杀手级’版本。然而,正如大部分数字科技一样,这总会到来。”